Goodbye

本来想画条漫的但是没时间!!于是写成文了!!
学校在逼我向写手发展_(:з」∠)_

纯粹黑化的脑洞,设定是:文乃失足 momo吸毒 遥贵ntr kanokido家暴 hibiya脚踏n船 seto患病早死mary独自活过余生
文笔烂注意【。


“这样的我还能为伸太郎做些什么,真是太好了。”

撕碎的化验单散落在脚旁,少女茫然地笑了笑,转身跳了下去。
然后,命运便随着少女急速下坠的身影,改变了。


遥跨过地上的尸体。
他的脸仍未脱稚气,挂着孩子一般的笑容,可杀人手法却老练的像个杀人魔。
“贵音不喜欢我吗?”
不屑地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男人,追问道。
“回答我啊,贵音是喜欢这样的男人是吗?我杀了他呢,贵音讨厌我吗?”
吻上少女冰冷湿润的唇。
“可是我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红色如鲜花般绽放。
“最喜欢你了。”



桃颤抖着双手拿起白色的药丸,几欲送入口中,却还是放下了。
但今天必须做个了断。
嘴中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原来死亡是这样可口的吗?
突然,毫无预兆地,眼泪流了下来。
许多年前的夏天,为了活下去我们是那么努力,如今却要亲手断送生命吗?
我好想活下去,好想活下去啊!
然而药效还是发作了。桃倒在床上,最后看了一眼落地窗外的满月,轻轻哼道:
“信じる、君だから...”



“高三的雨宫前辈好帅~~~”
“你...你可别喜欢上他哦。”
“他啊,可是脚踏了几十条船呢!”
“那也太夸张了吧,最多十几条啦。”
“听说是因为很久之前暗恋的女孩子死了,很受打击才这样做的。”
“搞什么!以为自己是后宫男主角吗?迟早被nice boat!”
“就像伊藤O那样?”
之前无意中听见的学妹们的话语此时不停的回响在响也的大脑中。
“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黑暗的小巷子里充满了血腥味。
响也忍受着腹部被撕裂的痛楚,费力的睁开眼睛。
这种地方到天亮都不会有人来的...那么...我会死吧。
如果会死的话,为什么当年不和你一起...
“笨蛋。”
清脆的,明亮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少女的嗓音响起。
“再不快点就不等你咯。”
拜托,别再丢下我一人了...
痛楚消失,身体变小,不过响也完全没注意到这些。
他现在唯一所想的,就只有抓住少女的手而已。


Kido冲出家门,身后立刻传来乒乒乓乓的砸东西声和不绝于耳的辱骂声。
不该是这样的,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明明是同样的相貌,同样的笑容,同样的声音。
从什么时候起你已不再是当年那个虽然轻佻却让我觉得值得依靠的男孩了呢?
冬夜的寒冷将kido完全包裹起来,一点一点剥夺她的意志。
冻僵的嘴却扯出了一丝笑容,缓慢地吐出那句前往秘密基地的暗号:
【目隐完了】


“桃死了,贵音和遥死了,kido、seto、kano...他们都死了。”
“他们和你一样,全部擅自离开我了。”
少年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人丑陋的卑微的胆怯的脸。
多年缺乏运动和宅在家,青春不再,站在这里的是一个毫无成就、肥胖浮肿的令人恶心的大叔。
“我是一个胆小的人,胆小到不敢独自面对未来,胆小到只能选择死亡。”
伸太郎举起红色的剪刀,义无反顾地刺向颈动脉


古老的森林,古老的小屋。
蛇缩在古老的摇椅上,阳光洒满她衰老的身躯。
美杜莎的生命实在是漫长的令人寂寞。
她抚摸着照片上男孩定格在很久很久之前的笑容,这么叹息道。
可是终究没有时间漫长啊......

蛇等待着,等着死神挥下他的镰刀。



模糊的视线中突然出现的人是谁?
黑色的、不安的、绝望的那个人...是谁?
啊.................
蛇突然恐惧的发觉。
其实我们,从未逃脱阳炎的诅咒。

评论
热度(6)

© 因附而言 | Powered by LOFTER